宫宫主唐墨眯着眼睛盯着前方,这样看来,夏凡

分享到:
 
    “前辈,叶青帝的传承哪有那么容易得到,若是简单,夏凡会布局发动这样的阵仗?”叶伏天道。
 
    唐墨眯起眼睛,盯着叶伏天:“你可知道欺骗我会如何?”
 
    “我之前并不知晓前辈蒙在鼓里,只是和唐悦师姐聊天,如何敢欺骗,只是,夏凡从东海府召集强者在身边,却利用青州城和黒焱城的人为他对付妖兽,怕是居心叵测。”叶伏天道。
 
    “你在离间?”唐墨眼神锋利无比,一股强大的气息压迫在叶伏天的身上。
 
    “等到前辈到达遗迹之时,大可自己看看便知夏凡有没有欺骗前辈,如若晚辈说的是假,生死就掌控在前辈手里,如果我说的为真,前辈定要小心了。”叶伏天道。
 
    “为何?”唐墨问道。
 
    “我不知道夏凡许诺了前辈什么,但叶青帝的传承意味着什么前辈心中比我清楚,等到各路人马和妖兽厮杀干净,遗迹传承唾手可得,之后杀人灭口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了,前辈务必提防。”叶伏天郑重说道,此刻大军行进轰鸣声不断,周围也被黑焱学宫强者封锁,根本不用担心声音传出。
 
    “你恨少府主?”唐墨忽然间问道。
 
    叶伏天抬头,唐墨眼神锐利,他沉默片刻,随即点头道:“当然,夏凡为达目的不折手段,引发兽潮,而青州城是我的故乡,更何况,一旦让他得逞,我怕是也难逃活路,若是前辈不信便算了,若是信,花风流是我老师,秦将军我也相识,即便以前是敌人联手一回也未尝不可,若得叶青帝传承,什么恩怨还值得放在心里?到时候乘船入茫茫东海修行,天高任鸟飞,将来出山何惧一方府主?”
 
    “唐悦,带他下去。”唐墨沉着脸忽然间开口道,唐悦走向叶伏天。
 
    叶伏天对着唐墨欠身,随后和唐悦一起离开这边,不再多说一句。
 
    “你怎么看?”唐墨对着身边的鹰眼男子问道。
 
    “这小子嘴巴厉害,不能全信,但也不可不信,关键就要看是否是叶青帝遗迹了。”鹰眼男子道。
 
    “如果真的是呢?”唐墨又道。
 
    “爹,如果真的是叶青帝传承,别说一座青州城,即便是整个东海又算得了什么?”鹰眼男子神色遽然间变得锋利,唐墨眼神中也露出夺目光芒,那小子的话虽然有离间用意,但却也没说错,真得到叶青帝传承的话,天高任鸟飞,东海之大,谁找得到?
 
    “依你看来,他能收为我们所用吗?”唐墨又问。
 
    鹰眼男子神色闪烁,随后摇了摇头:“此子无论天赋还是心性,都太妖,难控制。”
 
    “的确,天昊生性骄傲,一心只在修行,此子不同。”唐墨点头。
 
    “天昊虽然当初败给他,但毕竟是天命法师,以后只会越来越强,如今已经前往东海城求学,未来必能荣归,此子若不能收服……”鹰眼中年看了唐墨一样,两人心照不宣。
 
    大军一路前行,行进速度很快,路途中不知踏过了多少妖兽的尸骨,但同样也受到了极可怕的冲击,无论是青州学宫还是黑麒麟骑士军团都伤亡惨重。
 
    天妖山中的迷雾越来越重,如若从上空往下看,只能看到一片混沌,在空中的话根本没办法标记位置,否则夏凡也不会用这样的方法前行。
 
    这一天,青州学宫宫主古木和秦帅一起找到夏凡,冷漠道:“如若还一直是黑麒麟军团和青州学宫开道其他人袖手旁观的话,我们便原路返回了。”
 
    “你在威胁我?”夏凡盯着秦帅。
 
    “随你怎么想。”秦帅淡淡的回应,如今已经不再是在青州城,当时面临兽潮和夏凡的双面围剿,任何条件都得答应,如今已经深入天妖山,夏凡也不敢逼得太狠。
 
    “好。”夏凡妥协,随后朝后面喊道:“唐宫主。”
 
    “嗯。”唐墨点了点头,随后下令黑焱学宫的强者出战,叶伏天也随行出战,迷雾区域的妖兽越来越厉害,甚至时而会有高等级法相级别的妖兽出没,需要长辈强者才能够对付得了。
 
    时间一天天过去,前行的人越来越少,而且,伤亡的人反而是修为偏高的人,弱的人都被保护在后面,根本不会让他们去送死,所以反而更安全。
 
    叶伏天遇到危险就往黑焱学宫强者人群里面跑,自然安全的很,他可不会去为黑焱学宫卖命战斗,虽然不少人看他的眼神充满了鄙夷,然而,他会在乎?
 
    终于,当他们来到足够深的区域,发现雾气竟然渐渐散去,眼下这片区域光线和外界一样,甚至,隐隐更亮几分,天地灵气都像是变得更浓郁了些。
冰冷的问道。
 
    “为何他不取?”唐墨眼神锋利。
 
 
    “黑麒麟军团可以出战,让青州学宫后辈弟子撤走。”秦帅再次开口,依旧是一模一样的话语,断臂依旧在流血,他却非常平静的看着夏凡。
 
    夏凡神色难看,抬头冷冰冰的扫向秦帅,之前秦帅就胆敢率人围他,而且扬言散布了消息,他必须速战速决,此刻,还需要借助秦帅手中的力量。
 
    “我答应你。”夏凡眼神寒冷,随即看向唐墨:“唐宫主有没有什么意见?”
 
    “愿听少府主之命。”唐墨不得不答应,他也没用秦帅那种勇气。
 
    “既然如此,出发吧。”夏凡冷漠下令,顿时诸人朝着下方进发,黑麒麟军团威压惊人,朝着下空御空而去,黒焱城法相境以上的强者,也直接御空,夏凡在后面冷漠的看着这一切,先要试探下这些妖兽究竟有多强。
 
    “不想死就滚。”就在这时,一道粗重的声音从峡谷中传出,使得所有人的动作直接僵硬在了那里,随后,人群便看到在峡谷中的妖兽群中,有着一头皮肤雪白的妖兽站了起来,下一刻,它的身体不断变得庞大,竟犹如一座小山般,当它起身的时候,峡谷中所有的妖兽同时起身,妖气席卷天地。
 
    “怎么可能?”夏凡看到这一幕脸上露出惊骇的神色,峡谷中竟然有妖王。
 
    青州城怎么可能有王出现!
 
    他的脸色极其的难看,随后看向叶青帝的雕像,是守护者雕像的妖吗?
 
    所有人都震骇的看着这一幕,那是一头雪猿,直立而起,庞大的身躯像是充斥着无敌的力量。
 
    “入者、死。”雪猿一声怒吼,天地似都猛烈颤抖了下,山脉震动。
 
    “打搅前辈了。”夏凡开口说道,眼神抽搐,这一趟,白走了吗?
 
    而且,还损失了不少人,到头来竟然一场空,只是看了一眼叶青帝的雕像?
 
    所有人都撤回古峰之上,唐墨开口道:“少府主,此事无能为力。”
 
    只见夏凡阴沉着脸,似乎憋着一口怒火无处释放。
 
    “你,自己下去。”夏凡对着唐墨开口,唐墨脸色一僵,无比难看。
 
    “夏少,唐宫主也是被人挑唆才会犯错。”此时,只见慕容秋走到夏凡身边开口道,夏凡神色一闪,朝着人群之中的叶伏天望去,冷蔑一笑。
 
    叶伏天心中生出不妙的预感,他本想离间对方,但没想到最后会这样,在绝对的实力面前,唐墨只能低头。
 
    “没错,我也是被叶伏天挑唆,他说要联合青州学宫以及秦帅一起对付少府主。”唐墨目光朝着叶伏天望去,叶伏天身旁的唐悦脸色有些难看,这些天,她其实已经将叶伏天当做朋友看待了。
 
    “是吗,原来是青州学宫故意派遣过去的,这么说,青州学宫也要对付我了?”夏凡声音透着阴冷气息。
 
    “少府主,此子叛逆,早已经被逐出青州学宫,绝非我青州学宫的人,我青州学宫恨不得亲手将他手刃。”土行宫宫主石忠开口说道。
 
    “是吗?”夏凡看向青州学宫宫主古木。
 
    古木看了一眼花风流,随后又看向叶伏天,点头道:“这的确不是我青州学宫授意。”
 
    “既然如此,你们谁先将他诛杀他,我就相信谁。”夏凡露出一抹玩味的笑容。
 
    “我去杀他。”石忠踏步而出。
 
    唐林身形一闪,同样朝着叶伏天而去,他们本就有意除掉叶伏天,哪怕没有夏凡授意,叶伏天也要死。
 
    一道身影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了叶伏天的身旁,花风流扫了石忠和唐林一眼,道:“你们当我不存在吗?”
 
    “琴魔前辈,我劝你最好不要多管闲事。”夏凡笑了笑道。
 
    “你爹当年也不敢这么对我说话。”花风流盯着夏凡。
 
    “琴魔前辈也说是当年的事情了。”夏凡冷笑:“我现在心情很不好,所以,不要惹我。”
 
    他话音落下,站在身旁的黑衣人往前走了一步,一股骇人的剑意直接扫向花风流。
 
    “我脾气不太好,所以,最好也不要惹我。”花风流平静开口。
 
    “被废掉的琴魔,脾气不好会是怎样的,我倒是想看看。”黑衣人往前走出,剑气越来越可怕,仿佛要将空间撕碎。
 
    “老师。”叶伏天看向花风流,他有些担心老师,此人乃是天位境界的存在,超越法相,青州城没有这种级别的强者,老师的境界他不知道,但对方如此自信,他怕老师出事。
 
    “命魂被废之后,他修为已经跌落天位之下了。”夏凡身旁的中年淡淡开口,似乎印证了叶伏天的猜测。
 
    “老师,我命不好,不要为我拼命。”叶伏天说完转身就逃,大声道:“替我转告妖精,我是真的喜欢她,替我转告义父,我对不住他的期望。”
 
    后面的话,显然是对余生所说。
 
    而且,叶伏天逃跑的方向,竟然是妖兽峡谷。
 
    此时的叶伏天眼睛微红,想到自己一生有些郁闷,真是,很不甘心啊。
 
    “追。”夏凡冷淡开口,数位强者同时奔出,朝着叶伏天追杀而去。
------------
 
第三十九章 我等的人不是你
 
    花风流显然没想到叶伏天会如此果决,竟然直接就交代后事了。
 
    他身形朝着叶伏天所在的方向狂奔,却见一道凌空剑气斩来,阻挡住他的去路。
 
    “叶伏天,给我滚回来。”花风流大声喊道。
 
    “你还是考虑下自己吧。”天位境黑衣人踏步而来,身体周围仿佛有着无穷剑意,他双手划过,顿时身前出现了一排利剑,铮铮而鸣,杀向花风流。
 
    “滚开。”花风流怒吼一声,一股骇人的无形力量降临,一排利剑竟在他身体前停下,疯狂的颤抖着。
 
    就在两人僵持之时,花风流看到石忠和唐林追击的叶伏天直接朝着峡谷中跳下,他的心脏狠狠的抽搐了下。
 
    乌黑的长发无风自动,脚下的尘土飞扬而起,像是刮起了一阵精神风暴。
 
    “我说过,我脾气不太好,你们为何要逼我。”花风流的声音有些颤抖,心中涌现无穷的愧疚之意,叶伏天,他的人生才刚刚开始,怎么能死。
 
    一道璀璨的光芒从花风流身上释放,随后,那些光芒竟然汇聚成琴弦,渐渐化作一张古琴,出现在了花风流的身体前方,这一刻,花风流身上的气息,也在急剧攀升,破法相,入天位。
 
    “命魂,这不可能。”天位剑修盯着前方,随后像是明白了什么般,脸色大变道:“花风流,你是在自杀。”
 
    花风流没有理会他,十指拨动琴弦,顷刻间,琴音响起,一股无形的波动释放,宛若龙吟,铿锵之音刺耳,灵气所化的利剑粉碎。
 
    “苍山龙吟。”天位剑修目光凝视花风流,这正是琴魔当年擅长的琴音法术,苍山龙吟。
 
    只见花风流以极快的速度拨动琴弦,一瞬间琴音响彻天地,音波笼罩所有人,直逼黑衣剑修,同时杀向夏凡,龙吟震天。
 
    “轰……”夏凡如遭重击,闷哼一声,脸色苍白。
 
    “小心这是他的琴音法术,退。”天位剑修大声吼道,铮铮而鸣的利剑划破长空,朝着花风流卷去。
 
    花风流手指速度越来越快,琴音宛若魔曲,笼罩浩瀚空间。
 
    “杀了他。”夏凡连续口吐鲜血,只感觉精神要炸裂般,身边的强者保护他狂退。
 
    所有人都在退,包括追杀叶伏天的石忠和唐林。
 
    “杀。”花风流声音低沉,琴音破空,有更强音波杀向夏凡,他身边强者灵气化作光幕笼罩夏凡,轰的一声,光幕炸裂,夏凡再次遭到攻击,脸色惨白,但琴音威力也遭到削弱。
 
    石忠就没那么幸运,琴音之下,他狂吼一声,七窍流血,生生被震杀。
 
    “琴魔。”一些听说过花风流称号的人内心震颤着,这就是琴魔风采吗。
 
    “走。”天位剑修神色极冷,剑之风暴笼罩周身,来到夏凡身边护他后撤。
 
    唐墨和古木看到这一幕也下令撤离,秦帅带着黑麒麟军团撤退,这里是是非之地。
 
    花风流身体朝前方追击而去,然而脚步却一滞。
 
    “噗……”一口鲜血吐出,花风流想要追击,却有心无力,一代琴魔,英雄迟暮。
 
    然而,琴音依旧。
 
    “这里好像是一片灵气大阵,外面则是迷雾区,莫非……”有人开口说道。
 
    “没错,到了。”夏凡身边的强者脸色露出璀璨的锋芒,继续往前而行,诸人发现,这片山脉竟然没有妖兽出现,一头都没有。
 
    “那是什么?”有人指向前面惊呼道,随着靠近,前方的景象越来越清晰,诸人心脏跳动着,他们看到了一尊巨大无比的雕像,从山谷中升起,矗立在山间。
 
    所有人无不心颤,他们不断靠近,站在山谷前的古峰之上,眺望前方比山峰还高的雕像,这片区域,灵气浓郁到了极点。
 
    “看下面。”走到山峰边缘,下方是峡谷,雕像便在那里,有人身体颤抖着指向下方的峡谷,在那尊巨大无比的雕像下方,竟然,盘踞着一头龙,真正的神龙,盘踞在那犹如一座肉山,但此刻,那神龙却闭上了眼睛,像是陷入了沉睡。
 
    “是那头龙。”青州学宫不少人心颤,叶伏天眼眸中同样闪过夺目的光芒,这头龙,很像去年秋猎之时出现的龙影。
 
    除了雕像和龙之外,峡谷中,有着无数大妖盘在雕像的周围,贪婪的吸收着灵气。
 
    这里,像是万兽之谷。
 
    “叶青帝。”有人盯着前方的雕像,吐出一道震撼的声音。
 
    十六年前叶青帝暴毙沦为禁忌,世间不允许存在任何他的雕像,但此刻他们眼前,出现了一座无比巨大的青帝雕像!
------------
 
第三十八章 命不好
 
    前方巨大的雕像栩栩如生,面容威严,如墨黑发随意披散在肩头,他眼神极为有神,似能洞穿人心,只看雕像,便依稀能够感受到他的绝代风姿。
 
    叶青帝,东方神州的传奇人物,哪怕是沦为禁忌,但依旧时常被人私下提及。
 
    如今听到有人说出这三个字来,无数人无不心颤,青州城天妖山中,竟然藏有传奇人物叶青帝的雕像。
 
    这头神龙,是他的坐骑吗?
 
    “竟然真有叶青帝遗迹。”黑焱学有意欺瞒。
 
    秦帅凝视下方峡谷中的盘龙,眉头紧皱着,多年前他追随老师来到这里的时候,并没有见到这头盘龙,只有雕像和妖兽,这头龙,是后来才来的。
 
    “诸位,这里乃是叶青帝遗迹,那雕像下方有一扇入口,里面可能藏有青帝宝藏,即便不说青帝遗留,这头龙是死龙,其肉体就是重宝。”夏凡指向下方开口说道,眼神中有着一抹贪婪,若非是下方盘踞的诸多大妖,他早已自己下手了。
 
    “少府主,这些妖兽可是很强。”此时唐墨走上前开口说道,下方大妖不同于其它妖兽,似乎,非常的懒散,像是对他们根本不屑一顾,依旧趴在那里。
 
    “所以需要各方齐心。”夏凡开口道。
 
    “没想到叶青帝是青州城人士,且留有传承于此,少府主瞒得我好惨。”唐墨试探性的道。
 
    夏凡邪眸看了唐墨一眼,随即笑道:“我也不久前才知道叶青帝祖籍青州城,但雕像中是否是他的传承还未可知,之前没有告知唐宫主也是怕走漏风声,勿怪。”
 
    “嗯。”唐墨点了点头,没想到叶伏天说的竟然是真的,叶青帝,祖籍青州城。
 
    他却不知人群中的叶伏天此刻也一阵无言,他随口胡说,根本无法查证,没想到夏凡竟然承认,叶青帝竟真是青州城人士。
 
    “诸位,我们该动手了。”夏凡开口道。
 
    然而,他话音落下,却并没有人动,这时候没人愿意去为夏凡冲锋陷阵。
 
    “秦将军,古宫主。”夏凡眼神眯起,看向秦帅。
 
    “人已经到了这里,我不会让黑麒麟军团以及青州学宫的人去送死。”秦帅冷淡开口,看下方妖兽的数量,如若爆发战斗,寻常修行者,绝对只是炮灰而已,纯粹是为了引开妖兽。
 
    “少府主,妖兽成群,若是战斗必然死伤惨重,若得青帝传承,我们能得到什么?”唐墨开口说道,夏凡目光一闪,随即露出一抹笑容,看来,路上叶伏天和唐墨聊了什么啊。
 
    “叔父。”夏凡看向身旁的黑衣男子,只见那一直低调的黑衣男子走出来,下一刻,一股凌天剑意从他身上爆发而出,卷起一股毁灭的剑气风暴,笼罩着所有人。
 
    许多人心神颤动,只感觉置身于无尽剑意之中,随时可能毁灭。
 
    “天位境。”花风流神色一寒,没想到夏凡竟然从东海城调派了天位境强者出来,而且是他叔父,叶青帝的传承,他的确很难信任其他下属。
 
    唐墨的脸色瞬间也变得难看了起来,回过头冷冷的扫了人群中的叶伏天一眼,被他害惨了。
 
    “诸位还有什么问题吗?”夏凡冷蔑一笑,这一切,逃脱不了他的掌控。
 
    “黑麒麟军团可以出战,让青州学宫后辈弟子撤走。”秦帅开口说道。
 
    “找死。”夏凡冷眸扫向他,他的叔父遽然间斩出一剑,像是要将虚空都斩灭,秦帅坐下黑麒麟发出嘶鸣,随即噗呲一声,直接粉碎,剑气划过苍穹,秦帅的一条手臂被斩下。
 
    “将军。”黑麒麟军团的人纷纷上前,一时间气息极为可怕。
 
    “爹。”后方人群中的秦伊惊呼一声,面色苍白。
 
    然而只见那黑衣人凌空飞起,剑气化风暴。
 
    “还有问题吗?”夏凡声音大了几分,冷到极点。

欢迎转载w彩票平台_w彩票官网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w彩票平台_w彩票官网 » 宫宫主唐墨眯着眼睛盯着前方,这样看来,夏凡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