到我们在一起的人,都要死。”雪猿认

分享到:
 
    叶伏天跳下峡谷,感受着周围的风,在即将落下之时,竟随风而动,一声巨响,风也无法止住落下之势,砸在地上,只感觉双腿发软,若非能够感知到风,恐怕会直接摔死。
 
    然而,虽不曾摔死,但他却看到周围许多妖兽围来,像是要生吞他。
 
    “你找死。”雪猿冷冰冰的开口,但就在他说话之时,叶伏天的雷龙命魂绽放。
 
    “我和龙前辈有缘,当年命魂乃是他所赐予,特来道谢。”叶伏天大声说道,即便在绝境之中,也不能放弃任何求生的机会。
 
    一头头妖兽直接吞了过来,根本懒得理会他的话,叶伏天感觉到一股腥风,那是妖蟒口中的气息,叶伏天有些绝望。
 
    “砰。”只见巨大的妖蟒被一巴掌拍飞出去,雪猿走到叶伏天的身前,如同一座山般低头看着他,道:“这命魂,是老龙赐予?”
 
    叶伏天眼睛亮了几分,开口道:“去年我在天妖山试炼,龙前辈的龙韵出现,我观想得到命魂。
 
    “观想出命魂?”雪猿目光死死的盯着叶伏天,随后道:“给我看看你的本命命魂。”
 
    叶伏天点头,世界古树出现,风中摇曳的古树,发出沙沙的声响,宛若真实。
 
    雪猿的身体狂颤了起来,他的眼睛瞬间变得赤红,庞大的身体趴下,巨大的脑袋凑到叶伏天的面前来。
 
    “前辈怎么了?”叶伏天收起命魂,见雪猿眼神极其悲伤。
 
    “孩子。”雪猿伸出手指摸了摸叶伏天的脸,他那硕大的眼眸中,竟然有晶莹的泪滴落下,那通红的眼睛以及流淌着的泪,让叶伏天都能够感受到一股悲伤之意。
 
    “为什么会是你?”雪猿身躯微微颤抖着,泪水依旧不断的滴落。
 
    “前辈认识我吗?”叶伏天情绪似乎受到感染,声音也显得有些低落。
 
    “苦命的孩子。”雪猿似乎陷入了极度悲伤之中,只见他缓缓站起身来,抬头,一声惊天大吼,仰天长啸,拳头不断捶打在胸口,山脉震动,诸妖匍匐在地,颤抖不止,全都跪拜。
 
    随后雪猿庞大的身躯跪下,巨大的头颅埋在叶伏天的身前,像是朝拜帝王般。
 
    “前辈。”叶伏天呆住了,峡谷中的所有妖兽,在对他朝拜。
 
    “前辈能带我上去吗?”叶伏天有些担心老师。
 
    “当然。”雪猿抬起头,用手将叶伏天的身体握住,随后脚步一踏地面,大地开裂,他那庞大的身躯犹如闪电般弹射而出,下一刻,直接出现在山峰之上,整座古峰都为之颤抖着。
 
    雪猿松开手,将叶伏天放下。
 
    “老师。”叶伏天见花风流抚琴而奏,琴弦染血,心头狠狠的抽搐了下。
 
    “伏天。”花风流喊了一声,见叶伏天安然无恙的出现在眼前,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 
    “噗……”琴弦断,而后消失,花风流再次喷出一口鲜血,随后身体倒下。
 
    “老师。”叶伏天奔跑上前,扶起花风流身体。
 
    “那里有人。”雪猿看向前方,叶伏天抬头,便见远处剑修去而复返,看到叶伏天和雪猿一起出现,心头狂颤,怎么会这样?
 
    “杀了他。”叶伏天冰冷开口,雪猿大步踏出,剑修看到这一幕转身御剑狂奔,但速度哪有雪猿快。
 
    “吼!”惊天大吼声似要震碎天地,他一脚踩下,剑修只感觉末日降临,大吼一声:“快逃。”
,虚幻的身影化作无尽的光芒,朝着叶伏天的眉心而去,这一瞬间,叶伏天只感觉有一股骇人的精神力风暴刺入脑海之中,让他的身体也为之颤动着,露出极度痛苦的神色。
 
    “第三次了。”叶伏天很不爽的想着,随后又一次失去意识。
 
    叶伏天醒来的时候,余生和花风流坐在旁边,他们都在雕像内,雪猿以及诸妖守在外。
 
    “原来你命很好啊。”花风流看着叶伏天道,夏凡为夺传承召来天位境强者,引兽潮逼青州城强者齐至,最后,却是为叶伏天做了嫁衣。
 
    叶伏天苦笑,有些郁闷,他到现在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。
 
    闭上眼睛,意识入命魂,命宫之中,又多出了一命魂,风暴之眼,那是一双漆黑的眼眸,化作深邃的黑洞,蕴藏着可怕的精神风暴力量,这次的命魂并非观想而来,而是,直接赠予,里面似乎蕴藏着可怕的精神力量。
 
    随后,叶伏天的眼睛睁开来,下一刻,他的眼眸变得无比的深邃妖异,犹如可怕的风暴,一股强大的精神力从眼瞳中绽放,旁边的花风流目光闪过一道夺目光彩,好可怕的精神力,隐约能感受到一股帝王威压。
 
    片刻,叶伏天恢复正常,花风流看着他道:“精神系?”
 
    “嗯,主驭兽。”叶伏天点头,修行除七系法师之外,还有一些天命法师修行特殊,比如花风流,琴音法师,以及驭兽师,实则,这都属于精神系法师,直接以精神力攻击或控制。
 
    “叶青帝原来是驭兽师。”花风流低声道。
 
    “还是超强的武道修行者。”叶伏天感知到脑海中的记忆画面道。
 
    “精神系法师非常可怕,但防御是弱点,再修武道,的确完美。”花风流点头,一统神州的传奇人物,天赋可想而知。
 
    “你仔细感受得到的传承吧,不用理会我们。”花风流为叶伏天感到高兴。
 
    “好。”叶伏天闭上眼眸,随后一段段记忆画面疯狂涌入脑海之中,神龙腾云、金翅大鹏翱翔九天、神猿践踏山河,这些画面太过清晰真实,叶伏天只感觉身临其境,置身画面之中。
 
    “神龙炼躯、神猿炼力、神鹏炼骨炼速,锻神体、肉身无缺,撼天地山河。”
 
    叶伏天内心深深的震撼着,龙魂已有,大自在观想法观想神猿以及金翅大鹏,渐渐的,他身体周围风、土、金三属性灵气暴走,命宫之中,又有全新命魂出现。
 
    叶伏天终于明白为何叶青帝说没有人比他更适合继承叶青帝的传承,他拥有最罕见的天赋,能造命魂。
 
    没过多久,叶伏天命宫中再生两种命魂。
 
    于是,命宫之内,除本命命魂世界古树之外,有:太阳、雷龙、琴、风暴之眼、金翅大鹏、神猿,其中,金翅大鹏命魂为双属性,风、金。
 
    良久,叶伏天睁开眼睛之时,神色古怪的看着花风流和余生。
 
    “你看什么?”花风流疑惑的看着叶伏天,他见到叶伏天眼角渐渐绽放一抹古怪的笑容。
 
    “老师,传承有点强……命魂有点多,我现在心脏有点受不了。”叶伏天眼睛眨了下。
 
    花风流一阵愕然,想到自己失去的命魂,吐出两个字:“你滚。”
 
    “噗呲……”叶伏天眼中的笑容绽放,他深吸口气平复心情,看着花风流不爽的表情,道:“老师,你命真好,有我这么逆天的弟子和女婿。”
 
    余生愕然的看着叶伏天,这还要脸吗?
 
    花风流有种想要暴打他一顿的冲动。
 
    …………
 
    接下来的一个月时间,叶伏天一直在天妖山峡谷中修行,万妖封锁峡谷,又有雪猿镇守,方圆之地无人能够接近。
 
    此时,峡谷中,叶伏天正被一群妖兽围攻。
 
    “吼。”一头妖牛奔腾而起,朝着叶伏天践踏而去,只见叶伏天脚步一踏地面,大地轰鸣,直奔那妖牛而去,他奔跑之时,体内隐有龙吟之声传出,抬起拳头,一击轰出,势若奔雷,隐有猿啸。
 
    一声巨响,前冲的妖牛竟被一拳砸飞。
 
    几乎在同时,风拂过,一道残影朝着他的脖子抓去。
 
    叶伏天双臂一展,竟宛若化为羽翼,展翅腾空。
 
    妖豹扑在空处,忽然间心生警觉,随后他便见叶伏天犹如天鹏般降临,双手犹如利刃般直接斩出,他的手臂竟像是要化作真正的大鹏羽翼,透着金色的光辉,噗呲一声,妖豹的身上出现了一条伤口,若非叶伏天手下留情,怕是会被直接劈开。
 
    其余妖兽发出低沉的吼声,不敢上前。
 
    “身如龙、力如猿、身法如鹏,这一个月进步很大。”旁边看着的花风流开口道。
 
    “和真正的神龙大鹏比起来差太远。”叶伏天想到脑海中的画面摇头道,花风流有些无语的道:“你才什么境界?武道和法师都是二星荣耀境,就要和神兽相比?”
 
    叶伏天颤颤一笑,随后看向身旁的雪猿道:“前辈,我该离开了。”
 
    “好,想好了要带走什么妖兽没有,你的精神力还太弱,最多只能控制低阶法相境的妖。”雪猿开口道。
 
    “前辈真不跟我一起吗?”叶伏天装可怜道,要是这雪猿能随他出山,东海府横着走。
 
    “我还要继续守在这里,我在一天,这里就还在,没有人会知道传承已被取走,不能让人知道你得到了传承,否则,以你现在的境界……”雪猿没有继续说下去,叶伏天有些郁闷,他自然也明白这道理,但是,还是有点可惜啊。
 
    叶伏天看向周围的妖兽,既然不能让人怀疑他得到了叶青帝传承,便不能太过招摇。
 
    “前辈,让一头黑风雕来我这边。”叶伏天道。
 
    “好。”雪猿点头,随后将一头低阶法相级的黑风雕召来。
 
    叶伏天走到黑风雕面前,眼神变得极为妖异,命魂风暴之眼释放,一股恐怖的精神力朝着黑风雕而去。
 
    雪猿盯着那头黑风雕,让它不敢反抗,黑风雕乃是风属性,类似于人类的风系法师,精神力也是法相级的,它不主动配合的话,以叶伏天如今的境界控制不了它。
 
    这是叶伏天第一次使用风暴之眼命魂驭兽,只感觉眼前的黑风雕出现在了他的眼瞳之内,强大的精神力疯狂的种下精神印记,黑风雕身体猛烈一颤,若它反抗叶伏天必遭反噬。
 
    这一刻,黑风雕的精神力感受到一股帝王威压,任由叶伏天的精神印记种下,随后,两人精神力产生共鸣。
 
    “呼……”叶伏天深吸口气,只见眼前那头黑风雕对着他俯首。
 
    旁边的花风流想到将花解语接走的那头黑色大雕,心想那家伙心里超级不爽啊,于是也选择一头黑风雕吗?
 
    “前辈,我走了。”叶伏天三人坐在黑风雕背上,对着雪猿告别,随后深深的看了一眼叶青帝的雕像。
 
    “去吧。”雪猿点头。
 
    黑风雕乘风而起,叶伏天看到峡谷中的雪猿越来越小,雕像也越来越模糊,心中隐隐有些不舍。
 
    “去护送。”雪猿冷漠开口,随后,峡谷中万妖齐出,犹如可怕兽潮,路途中有前往天妖山的人遇到,吓得魂飞魄散。
------------
 
第四十一章 你们说的都对
 
    青州城,如今遍地残桓,遭遇了兽潮肆虐。
 
    许多建筑坍塌在那,许多人家破人亡,整座城池凄凉一片。
 
    好在那股兽潮并没有持续太久,且后来出现了许多东海府的外来强者,在城中帮忙剿灭妖兽,这才使得青州城不至于太惨,但想要彻底恢复元气,怕是要很长一段时间。
 
    更何况,在兽潮风波过去之后,青州城的地震远没有停下来。
 
    青州学宫和秦帅将军他们归来之后,据说东海府的少府主非常不高兴,震怒之下,废掉了秦帅将军的修为,黑麒麟军团的骑士暴怒,却遭到东海府强者、城主控制的青州卫以及慕容商会三方强者的血腥镇压,许多人的结局都非常凄惨,青州城的守护军团黑麒麟骑士军团,彻底成为了过去。
 
    之后,城主卫蒙被调走离开青州城,而慕容商会的领袖慕容云山,竟然接过了卫蒙的位置,执掌青州城。
 
    许多人对此非常不满,如今城中流传着许多传闻,天妖山中有叶青帝留下的遗迹,这些天不断降临的东海府强者似乎也印证着这一点,但前往天妖山的人都无功而返,有人走到半路、有人接近遗迹据说遭到万妖围堵,传闻正是为了这遗迹,东海府的少府主联合城主以及慕容商会在天妖山开道驱逐群妖、且逼迫青州学宫和秦帅进攻天妖山,人为造成了这次兽潮。
 
    这样的传闻流传出去,可想诸人有多不满。
 
    但并没有用,慕容商会本就是青州城顶级势力,如今又掌控着城主大权,谁敢多言?更何况上面还有东海府少府主撑腰,青州城的人最多也只敢在背后抱怨暗骂,却改变不了什么,就连青州城的圣地青州学宫,都没有发出任何声音。
 
    青州城叶家府邸,一头黑风雕从天而降,将三道身影放下之后便展翅腾空,在青州城的上空盘旋。
 
    叶伏天、余生以及花风流出现在了叶家,之所以如此快便出山,正是因为担心家里。
 
    但当他们回来的时候,叶伏天的心不断往下沉,此刻的叶家府邸,化作了一片残桓断壁,凌乱不堪,一眼望去看不到人影。
 
    “爹、娘。”叶伏天朝着父母居住的府邸奔跑而去,房屋坍塌,全部都是空荡荡的。
 
    “义父。”叶伏天的声音中有着一股悲伤之意,依旧无人应答。
 
    余生也四处奔跑,双目通红。
 
    发生了什么,叶家,究竟发生了什么?
 
    叶伏天很害怕,在天妖山他跳下峡谷的时候都没有此刻这样害怕。
 
    “叶伏天。”就在这时候,有人喊他,叶伏天转过身,就看到一道倩影朝着他跑来,美丽的身躯竟然直接扑入他的怀中,紧紧地抱着他。
 
    '“你还活着,你还活着……”少女眼睛红红的,眼泪流淌在叶伏天的衣衫上。
 
    “晴雪,我家里人呢,你知道他们怎么样了吗?”叶伏天将少女扶起,风晴雪擦干眼泪,俏脸微有些红,低头道:“叶叔叔他们没事,我爹让我转告你,他们搬走了,离开了青州城,让你不要担心他们。”
 
    “没有说去了哪吗?”叶伏天暗松了口气,还好没有出事。
 
    话音刚落,身体从空中被踩下,直接碾死。
 
    雪猿怒吼三声,远处之人心惊胆颤,慌不择路的逃跑,心想那妖王怎么突然发疯出了峡谷。
 
    …………
 
    此时,花风流气息微弱,但他却依旧微笑看着叶伏天,道:“放心吧,死不了,本来就是废人,再废一次也无所谓。”
 
    “都说了让你不要管我,为何还要这样?我死了你岂不也是白白送死。”叶伏天忽然间大声道,眼眸通红。
 
    “徒弟被人逼死,做老师的什么都不做,这样我会很没面子。”花风流笑着道:“你知道的,我脾气不太好。”
 
    “所以你现在爽了,但我很不爽,你这样我怎么向妖精交代?”叶伏天眼角更红。
 
    “娶了她啊。”花风流笑着蛊惑道,叶伏天低头,痛苦的闭上眼睛,泪水流淌而下。
 
    “哭什么,我女儿那么漂亮,难道你还不愿意?”花风流像是一点事情都没有。
 
    “我哭这辈子要被你赖上了,你这样,以后我强大后岂不是想把你一脚踢开都不行了。”叶伏天说道将花风流背了起来,朝着峡谷那里走去。
 
    “这么说我岂不是还占了你便宜。”花风流在叶伏天背上道。
 
    “当然,他年我若为帝王,你就是国丈了。”叶伏天漫不经心道,花风流抬头,看向天空中的夕阳,笑容灿烂。
 
    余生从峡谷边缘走来,叶伏天瞪着他道:“你又想干什么,难道也想跳下去陪葬不成。”
 
    “不会。”余生摇头道。
 
    叶伏天更生气了,道:“仗义。”
 
    “你死了,我要替你报仇。”余生抬头,通红的眼睛凝视叶伏天。
 
    “原谅你了。”叶伏天又看向回来的雪猿,道:“能带我去杀一些人吗?”
 
    “可以,但看真道。
 
    叶伏天被雪猿的话吓到了,看了看余生,道:“他们都是我至亲,不要有这种想法,至于那些人,还是留给我自己吧。”
 
    雪猿点头,带着三人来到了雕像前的入口处,将叶伏天放在门外。
 
    叶伏天推门而入,独自进去。
 
    雕像内空荡荡的,只有一尊正常人大小的雕像,同样刻的是叶青帝。
 
    这里面灵气浓郁到了极点,像是有法阵,当叶伏天走进来的时候,法阵自动亮起,随后不断变得璀璨,无尽灵气涌入那尊小雕像之中,雕像破碎,化作了一道虚影,竟是叶青帝的身影。
 
    两人目光相对,叶青帝眼神柔和,问道:“孩子,你叫什么?”
 
    “前辈,我叫叶伏天。”眼前出现的,可是传奇人物叶青帝,但不知为何,此刻的叶伏天很平静。
 
    “你也姓叶,命魂释放给我看看。”叶青帝道,叶伏天再次释放命魂。
 
    当看到叶伏天命魂之时,叶青帝呆住了,随后他露出了极其痛苦和悲伤的神情,竟和雪猿的反应一样,像是要流泪。
 
    叶青帝的虚影上前,模糊虚幻的影子拥抱叶伏天,叶青帝柔声道:“孩子,为什么是你、为什么会是你!”
 
    他的声音像是想哭泣,叶伏天也想流泪,轻声道:“前辈,你不是在等我吗?我到底是谁?”
 
    “我等的人不是你,我没想到会是你。”叶青帝语气极度悲伤,身影飘回原处,他目光柔和:“孩子,你是未来的神州帝王,天下之主。”
------------
 
第四十章 出山
 
    叶伏天看着叶青帝,义父似乎也这样说过,为什么他们对自己抱有这么大的期望?
 
    父亲说自己的命魂是祖先传承下来的,但叶青帝和雪猿却都认识自己的命魂。
 
    “帝王距我太远,前辈能告诉我我是谁吗?”叶伏天轻声问道。
 
    “孩子,你要相信自己,你的命魂,注定生而为王。”叶青帝声音依旧柔和,叶伏天明白他不肯告诉自己,情绪有些低落,道:“既然前辈不是等我,那我是不是打搅到前辈了。”
 
    “当然没有。”叶青帝看向叶伏天的眼神充满了慈爱:“虽然见到你我很难受,但没有人比你更适合继承我的一切了。”
 
    “前辈要把传承留给我吗?”叶伏天道。
 
    “嗯,我的命魂,我自创的武道功法。”叶青帝点头。
 
    “武道功法能不能传承给我朋友,他是天生的战士。”叶伏天想到余生,叶青帝的武道功法一定很强吧。
 
    “他姓余吗?”叶青帝问道。
 
    “前辈怎么知道?”叶伏天惊讶道。
 
    “如果没有你,我可能会传给他,但既然你来了,就只能属于你,他本为你而生。”叶青帝摇头道,叶伏天低头,有些难过,义父也这么说,这对余生不公平。
 
    “孩子,时间不多了,虽然我还想多看看你,甚至看着你长大。”叶青帝声音低沉而伤感,叶伏天目光看向他道:“你就不能告诉我,我们究竟是什么关系吗?”
 

欢迎转载w彩票平台_w彩票官网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w彩票平台_w彩票官网 » 到我们在一起的人,都要死。”雪猿认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