然不能继续留在青州城,除非花风流没受

分享到:
言是致命的,因为对方会迅速靠近你近身战斗,眼前的局面,便是如此。
 
    沈越看到叶伏天到来只能后撤,但叶伏天自然不会再给他机会,身体犹如鹏鸟般一闪而过,噗呲一声,沈越身上防御被切开,胸口出现一可怕的伤口,脸色瞬间变得惨白。
 
 
    “你要走了吗?”秦伊美眸望向叶伏天,杀了慕容秋,叶伏天自伤,但显然不可能,否则叶伏天也不需要以这样的方式杀慕容秋了。
 
    “嗯,我要离开青州城了,师姐要多保重。”叶伏天有些心疼秦伊,父亲守护青州城,却被人所废,无人为她出头,可想而知秦伊所受的委屈。
 
    “我送你啊。”秦伊温和一笑。
 
    “好。”叶伏天点头,随即黑风雕和黑麒麟一起前行,离开了这边。
 
    …………
 
    青州海岸,有着许多巨轮,前往其它地方。
 
    此时,海岸边,许多人陆续登上一艘巨轮,这是前往东海城的船。
 
    青州城距离东海城万里之遥,叶伏天自然不可能乘黑风雕长途飞行,老师的身体不好,无法承受那样长时间的飞行。
 
    余生背着花风流,在巨轮前等待着。
 
    叶伏天则是在和秦伊告别。
 
    “师姐,我真的走了。”叶伏天微笑着道。
 
    “嗯,长大后有机会记得回来看看师姐。”秦伊点头,虽然心中伤感,但她脸上依旧有这温和的笑容。
 
    “好啊,师姐不要忘记我就好。”
 
    “怎么会?”秦伊道。
 
    “我怕自己变得太好看,师姐认不出来啊。”叶伏天浅浅的笑着,秦伊瞪了他一眼,这家伙,还是这样不正经。
 
    “哎,老师你对我误解太深了。”叶伏天走上前微微蹲下身体,道:“余生,我来背老师。”
 
    “余生,我们走。”花风流道。
 
    “哦。”这一次,余生没有听叶伏天的话,背着花风流往巨轮走去,叶伏天看着两人的背影,随后跟上,善良的人总是容易受伤!
 
    ps:出发,东海城,瑟瑟发抖的求下票可以吗?
------------
 
第四十四章 王侯世家
 
    青州城海岸,巨轮行驶而去,越来越远,直至消失在视野之中。
 
    海岸旁,一位老者安静的出现在那,目送着巨轮的消失,海浪不断袭来,发出轰鸣巨响,海风呼啸,不断吹打在老人的身上,老人的白发飘动,仿佛要被风吹走,但他的脚步却不曾移动分毫。
 
    身后青州城方向,有强者乘坐妖兽而来,下方也有一行骑士踏马而来,他们目光望向茫茫大海,妖兽上的一人开口道:“封锁这片海岸,城主下令,决不允许他离开青州城。”
 
    “不久前应该有一艘前往东海城的船离开了,要不要过去看看?”有人问道。
 
    “老人家,刚才有没有看到有一名十五六岁的少年上船?”妖兽上一人看向海边站着的老者,开口问道。
 
    老者依旧安静的站在那,身体有些佝偻,像是没有听到他的话般。
 
    “在问你话。”一位骑士踏马上前,手中长枪指向老者。
 
    老人依旧没有理会,妖兽上的强者皱了皱眉,那骑士则是冰冷道:“你找死吗。”
 
    风依旧呼啸,黄沙飞扬,不断被卷起,妖兽上的强者皱了皱眉,低头看了一眼下方,随后,他看到一股可怕的漩涡汇聚成型,只一瞬间,黄沙卷向天空,风暴淹没一切,这一刻,老者佝偻的身躯笔直而立,背影如松。
 
    “前辈,手下留情。”坐下妖兽发出哀鸣之音,那一行强者脸色皆都大变,但一股骇人的黄沙风暴已经将他们卷入其中,随后,他们的身影随着这股风暴一起被卷向天空,老者的身影也缓缓的悬浮而起,不断往上,越来越高。
 
    “前辈,我们知罪,饶命啊。”风暴中的人绝望的求饶。
 
    “大鹏一日同风起、扶摇而上九万里。”一道沧桑的声音在苍穹之上响起,随后老人的身体犹如笔直的利剑,朝着远处射去,天空中,下起了血色的雨。
 
    …………
 
    叶伏天并不担心有人追击,他离开之后消息要一段时间后才能传到城主府,即便对方快速应对封锁各大海岸,也不可能具体猜测到他要去哪里,因而对方分散的情况下即便有人追,也不会是顶尖的人物,而此刻,海的上空黑风雕随巨轮而行,随时准备接应。
 
    他所乘的巨轮非常大,船舱内有着许多雅间,每一间雅间都能够容纳三四人休息,隐蔽且舒适。
 
    “老师,您慢点。”叶伏天扶着花风流坐下,将一边的位置让给了花风流,他和余生则坐在对面。
 
    “老师,到了东海城,有什么计划吗?”叶伏天问道,前往东海城是花风流的意见,想必老师心中已经有了想法。
 
    “现在心情不太好。”花风流淡淡的开口,叶伏天一脸黑线。
 
    “很快就能见到妖精了,有些激动呢。”叶伏天笑着道。
 
    “东海城乃是东海府的府城,美女如云,在那里你能遇到很多美女呢。”花风流微笑看着叶伏天。
 
    “老师,我不是那种人。”叶伏天无语,要不要这么记仇?
 
    “嗯,我信。”花风流点头。
 
    “余生。”叶伏天转过目光。
 
    “我也信。”余生看着他的眼神古怪。
 
    “我去吹吹海风。”叶伏天落荒而逃。
 
    来到巨轮的甲板上,叶伏天吹着海风,青州城渐渐变得模糊,叶伏天心中感慨万千,这座生活了十六年的岛城,不知何时能回来。
 
    余生也跟着来了这边,目光眺望青州城,两人对那座城池,都有着深厚的感情。
 
    “余生,你说义父会不会默默的看着我们?”叶伏天看着渐渐消失的青州城开口道。
 
    “如果会,也是看你。”余生低声道。
 
    叶伏天转过目光,看到余生落寞的神情,他不知道该安慰什么,义父从小待他胜过余生百倍,他知道,虽然他和余生情同手足,但对于义父,余生除了敬畏之外,始终有着一丝怨念。
 
    眺望大海,叶伏天脸上露出一抹灿烂笑容,道:“余生,你要永远记住,若真有一天我如义父期待的那样,为帝为王,你即便要那王座,也只需要一句话,这个世界上除恋人之外的一切,没有什么是不能和你一起分享甚至让给你的。”
 
    余生重重的点头,他当然知道,小时候被父亲责罚少年倔强的站在他面前顶撞他父亲的时候、每次有好东西总要和他一起分享的时候,他便发誓,前方的少年,他一定会送他走上巅峰。
 
    海风依旧呼啸,吹打在两位少年的身上,此刻还没有人会知道,他们的未来能够创造怎样的传奇。
 
    身后有脚步声传来,叶伏天转过身,便见有两道倩影走来,是两位和他们年龄相仿的少女,相貌出众,尤其是左边那位绿衣少女,清雅脱俗。
 
    似乎感受到叶伏天的目光,绿衣少女微笑着点头致意,优雅大方。
 
    “看到美女眼睛都不会动了?”右边的少女咯咯的笑着,有些古灵精怪,叶伏天看了她一眼,笑道:“好看自然而然就多看几眼,你不会生气吧?”
 
    “别听她胡说八道。”绿衣少女道:“我叫林夕月,她是小荷,你们呢?”
 
    “叶伏天,我兄弟余生。”叶伏天微笑道:“你们也是青州城人氏吗,以前怎么没有见到过。”
 
    “不是,我们是从东海城来。”林夕月开口道:“听说青州城出现了叶青帝的遗迹,便想着让长辈带来见见世面,可惜来之后听说没有人能够靠近那边,便只好放弃了,你们是青州城人,有没有见到过?”
 
    “嗯,我到过那里。”叶伏天点了点头。
 
    “吹牛。”旁边的小荷咯咯的笑着道:“是不是故意这么说想吸引我们家夕月的注意啊。”
 
    叶伏天耸了耸肩,林夕月又道:“你们去东海城做什么?”
 
    “老师带我去东海城求学。”叶伏天回应道。
 
    “嗯,东海城有着东海府最好的求学之地,那你们要加油呢。”林夕月鼓励道。
 
    “你是什么职业,什么修为,我看看有没有机会。”小荷对叶伏天问道。
 
    “法师,荣耀二重境。”
 
    “还不错,应该能够去不错的地方。”林夕月微笑道:“我们去吹风了。”
 
    “嗯。”叶伏天点头,对余生道:“我们回去吧。”
 
    说着,两人便回了船舱之内,见到他们离开,小荷又咯咯笑了起来,道:“我们家夕月怎么还会和陌生人搭讪了?”
 
    林夕月瞪了她一眼。
 
    “那家伙笑起来虽然有点坏坏的,但真的挺好看呢,旁边的大块头也很雄壮,我们家夕月喜欢哪一款?”
 
    “你胡说八道什么,萍水相逢而已。”
 
    “既然是萍水相逢,那你告诉我你更喜欢哪一类也没关系啊。”
 
    林夕月纠缠不过,想了想,便笑着道:“叶伏天吧,的确很好看。”
 
    “啧啧……”小荷笑嘻嘻的看着她,林夕月白了她一眼道:“别胡思乱想,随便聊聊而已,他的修行天赋虽然还可以,但放在东海城,根本谈不上优秀。”
 
    “知道我们家夕月眼界高。”两位少女闲话玩笑着。
 
    数日之后,巨轮终于抵达东海城,叶伏天走出船舱,映入眼帘的是恢弘大气的海岸口,繁华一片,停靠着不知多少巨轮,东海府管辖东海的所有城池,再加上内陆之城,每天都会有无数人通过海路来到这座东海府的府城。
 
    “叶伏天,我们走了。”不远处,小荷对着叶伏天这边挥手,林夕月微笑着看向他们。
 
    “有缘再见。”叶伏天挥手道,随后便见到两位少女随着一位老者一起离开。
 
    叶伏天抬头,对着花风流道:“老师,我真的只是随意聊了聊,余生可以作证。”
 
    “习惯了。”花风流平静开口,余生同情的看了一眼叶伏天,黑风雕落在三人的身前,他们一起走上去,随后,黑风雕腾空而起,朝着东海城方向进发。
 
    宏伟大气的古城,比之青州城繁华不知多少,天空中有着各类大妖被当做坐骑,也有强者直接御空,这一刻的叶伏天和余生,心中都生出无限向往。
 
    “老师,你带路。”叶伏天开口说道,花风流指引着黑风雕朝着某处方向前行,此时,叶伏天发现花风流神色少有的认真,显然,回到这座古城,老师的内心非常不平静。
 
    终于,他们来到了此行的目的地,远处,一座无比壮观的府邸矗立在眼前,从空中往下看,就像是皇家宫殿般。
 
    黑风雕远远的降落在地,叶伏天从未见过如此雄伟的建筑,开口道:“老师,这是什么地方,怎么感觉像王宫。”
 
    “不是像,这里本来就是曾经的王侯府邸。”花风流开口道:“三百多年以前,叶青帝和东凰大帝还未一统天下之时,神州诸侯割据,南斗国由南斗世家统治着,后来天下一统,世间秩序重新制定,各势力也重新洗牌,南斗世家势弱,从王座走下,而曾经的南斗国统治者,正是从东海城开始崛起,这里,就是南斗世家。”
 
    “原来这样,老师为什么带我来这里?”叶伏天好奇道。
 
    “因为,你未来的媳妇就住在这里。”花风流道。
 
    叶伏天眨了眨眼睛,道:“原来师娘是公主啊,老师你怎么骗到的?”
 
    “颜值。”花风流自信开口,叶伏天脚下又有些不稳。
 
    “老师,我现在进去说找我女朋友,会不会被打死?”叶伏天又道。
 
    “你可以试试。”花风流看了他一眼:“以前,我就被勒令永远不得踏入东海城,否则废我修为,但如今,我已经废了。”
 
    叶伏天沉默片刻,随即一笑,道:“没关系,老师,有一天,他们会求你进去的。”
------------
    “再见了。”叶伏天转身,挥手。
 
    “伏天。”秦伊喊了声,叶伏天转过身看向她,只见秦伊张开双手,脸上露出灿烂的笑颜,道:“临走前便宜你小子了。”
 
    “师姐,你这样我会很为难啊……”叶伏天叹息说道,一边走上前张开双臂,拥抱着秦伊性感的身体。
 
    秦伊轻轻的靠在他身上,脸上的笑容依旧,良久,道:“你还不放开吗。”
 
    “哦。”叶伏天松开手,颤颤的笑道:“有些舍不得师姐。”
 
    秦伊美眸无语的看着他,随后转身,道:“走了。”
 
    说着,她走向黑麒麟所在的方向。
 
    “师姐,一定要保重。”叶伏天喊道,背对着她的秦伊,眼眶微有些湿润,泪水不争气的流淌而下,踏上黑麒麟,随后腾空而起,没有再回头。
 
    叶伏天目送秦伊离开,心中暗暗叹息,他没办法帮师姐做什么,只希望师姐能够坚强面对一切。
 
    转过身,叶伏天朝着巨轮走去,余生和花风流都看着他。
 
    “老师,我们登船吧。”叶伏天对着两人道。
 
    “嗯。”花风流点头,边走边道:“抱着舒服吗?”
 
    叶伏天脚步趔趄,有些不稳,看向花风流道:“老师,师姐因为秦将军的事情难受,我是安慰她。”
 

欢迎转载w彩票平台_w彩票官网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w彩票平台_w彩票官网 » 然不能继续留在青州城,除非花风流没受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